本页主题: 广场舞在农村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龙双全
级别: 秀才


精华: 0
发帖: 41
威望: 41 点
金钱: 410 词币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8-12-06
最后登录:2019-06-11

 广场舞在农村

.
(内容提要:广场舞在我国是一项深受广大老百姓最喜爱的运动之一。众所周知,当下这项运动不仅盛行于我国的大、中、小城市,同时也盛行于改革开放中富裕起来的广大农村。本作品以小品的文学形式讲述了某地农民跳广场舞所引发的一个诙谐有趣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的讲述,呕歌了我国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呕歌了改革开放在我国所取得的辉煌成绩。)

人物表:
农民甲 -- 老公   农民乙 -- 老婆   农民丙 -- 小琴
农民丁-- 林芝嫂  农民-- 若干人

乙从内屋出来,边走边低头左右打理着自已的衣裙。一阵忙乎后微笑着说道:
老公在外打工,儿子在外上学,家里就留下我一个,天天守着这个窝(说这话时用手向观众环指着自己的屋子)。邻里街坊见我孤独寂寞,有的要我学跳舞,有的要我学唱歌。开始时怕人笑话我,说什么也不肯趟这条河。后来经不住她们软泡硬磨,终于我入了“伙”。如今,我不仅学会了跳舞,还学会了唱歌。经常地,村干部会上表扬我歌唱得好,舞蹈老师夸奖我舞跳得不错。哈…,说起来我心里别提有多快活!听说这两天电视台要来村拍摄我们跳舞的录像,村支书、村主任勉励我们要刻苦练、努力学,到时好好展示一番我们中国农民的精神风貌、幸福生活。这不,今晚我又准备去练舞了。
说完,转身走向台后,对着镜子边享着小曲边又细心地打理着自己的面容:先是梳头描眉,后又涂脂抹粉。
屋子大门外,甲背着行囊上。
甲:出国打工三年多,日日夜夜想老婆。不是怕她生了病,就是怕她太累着。(诡诘地)不瞒大家说,我还有一怕,就是怕她在家赖不住寂寞。今日悄悄回家来,一是想给她一个惊喜,二是想看看她到底在家干什么?
说完,走向门边抬手准备敲门。突然他yu敲又止,回转身走向台前,继续诡诘地:
嗯,不忙着敲,我要先看看她这时在家不在家?在干嘛?
甲放下行囊,走向一旁的窗子,透过玻璃窗向屋里窥视。
屋里,乙正在细心地打理着自己的面容。
甲看着看着,越看越显得紧张起来。看了一阵,走向前台忧心地:
常言道,事隔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话可真没说错。我出国打工才三年多,没想到老婆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以前别说让她涂脂抹粉,就是让穿条花裙子她都不肯。可如今,你们看…,你们看…
说完,他再次扒着窗台向里窥视
这时,乙正在手舞足蹈,显得异常高兴。
甲又看了一阵,走向前台,更是忧心地:不看心还静,看了真揪心。到底什么事,让她这高兴?
说完,来回踱起步,沉思着。
甲:(一阵沉思后)嗯,看她这般高兴劲,看她这般打扮,说不定我在外担心的事真的是发生了。好哇,今晚我一定要审个清楚明白,弄个水落石出。
说完,拣起行囊,气愤地冲向门口。正待他要敲门时,门突然开了,乙出现在门口。
甲、乙:(同时地异常惊诧地)你----
乙:(惊喜地)你咋突然回来了?
甲:(阴阳怪气地)咋啦,是不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乙:你说什么呀,我高兴都来不及哩,我是说你回来前咋不先诉我一声?
甲:我要是先告诉你了,今晚可能就看不到你打扮得这么漂亮了。
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笑着说)我还不是以前的样子,有什么好漂亮的?
甲:(一边连连摇头一边仍阴阳怪气地)不一样,不一样,和以前大不一样。记得以前你连花裙子都不肯穿,更不用说涂脂抹粉了。你看你现在…
乙无语,她一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着,一边倒了杯凉茶递给甲。
乙:先喝口水,我给你做饭去。
甲:(语带怨气地)别忙乎了,我在外面吃过了。(甲接过茶杯呷了两口,然后依然阴阳怪气地)哦,你今晚是不是要出去会友?
乙:没有哇。
甲:没有?不是吧?你要是想出去约会,尽管去好了,没关系的。
乙:确实没有。
甲:有道是:好果只为伊人摘,好花只为伊人开。既然不是去会人,那你今晚干嘛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
乙:(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笑着说)哦。你阴阳怪气地,原来是为这个呀,看你想到哪去了?
甲:咋啦,我想歪啦?
乙:你就是想歪了,告诉你吧,我这是准备出去跳舞的。
甲听了,突然“噗”的一声,把喝进嘴里的水给全喷了出来。
甲:(异常惊讶地)你说什么,跳舞?你出去跳舞?
乙:啊,咋啦?
甲:你这谎撒得就有点不靠谱了吧?要说你出去跳绳我倒还有点信,要说是出去跳舞我觉得就是在忽悠咱老百姓了。
乙:我咋忽悠你了?
甲:我在外这些年,只见过外国人跳舞,城里人跳舞,可从没看到过农村人跳舞。再说以前,我在外面想吻吻你你都不肯,晚上在床上想亲亲你你还要我熄灯,你这么怕羞的人,难道说现在还敢把别的男人抱在自己的胸前?      
乙:你说什么呀,我们跳的不是你说的那种舞。
甲:那是什么舞?哦,我明白了,是床上跳的那种舞吧?
乙(嗔怪地):你越说越不像话了,我们跳的**愠∥瑁械娜私薪∩砦琛
甲:广场舞?健身舞?
乙:啊。
甲:这舞是咋跳的,难道你一个人跳不成?
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跳。
甲:我说嘛。
乙: 我们人虽然很多,不过大家都是各跳各的。
甲:不会吧?我虽不跳舞,不懂舞,可据我所知,跳舞的人一般都是为了找刺激才去的。我常听人说,要是闷得慌,就去打麻将,要想寻刺激,就去上舞场。
乙:(嗔怪地)谁说跳舞是找刺激?尽瞎说。
甲:既不是这么回事,那跳舞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乙:我知道你小心眼多,又远在国外,告诉了你怕你胡思乱想。
甲:你想得倒是很周全。那好,不管你跳的什么舞,你跳一个我看看行吧?
乙:家里没那个U盘,跳不了。
甲:什么釉盘陶盘的,我看就是给你个金盘你也跳不了,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哇!
乙: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随便跳几下你看看,行不?
甲:好哇,愿一饱眼福。
乙:要是跳得不好,你可不能笑话我。
甲:跳吧跳吧,我笑你干啥?只怕是我哭都还来不及哩。
乙:那好。乙说完,抬起手,准备跳了起来。可当她正要起舞时,屋外传来农民丙(邻居小琴)的声音。
丙:婶子,吃过晚饭了没有,咱们走吧。
乙:吃过了。
乙一边应声着,一边对甲:隔壁的小琴约我来了。
甲(惊疑地):小琴?就是隔壁原来一天到晚流着鼻涕的那个小琴?
乙:啊。
甲:她现在也能跳舞了?
乙:当然呐,又不信了是吧?
甲:她嘴上的鼻涕才干净了几天,她能跳舞?
乙:她不仅能跳舞,还是我们的舞蹈指导哩。
正说着,丙走了进来。见到甲,惊诧地:哟,叔回来了?咋没听婶说过您要回呀。
甲没有应答丙的话,他只是诧异地从上至下打量起丙来。
丙:叔咋这样看我?
甲:(边看边赞许地)嗯,时隔三年半,真该刮目看。昔日丑小鸭,真像凤凰般。
丙:叔,我咋啦?
这时,一旁的乙插言到:怎么样,小琴姑娘的变化大吧?
甲:大,大,实在是大。女长十八变这话说得真不差,不仅长大了,还长高了,更长漂亮了,
丙:(羞答答地)叔别说了,羞死人了。
甲:没想到咱这山沟沟里还真飞出来只金凤凰,长出来个土西施。
丙:(仍羞答答的)看叔您说的。
甲:(走向台前,面向观众情不自禁地)如今农村真大变,农民也像城里人。又戴项链又穿裙,又是口红涂在唇。变了,变了,真是变了。
甲:(回转身又向着农民丙)听你婶说你还会跳舞?还是她们的舞术指导?
丙:婶高看我了,不能说会跳,只能说能跳。
甲:不管是会跳还是能跳,那跳一个叔看看,怎么样?
丙:只要您愿意看,我就跳一个您看看。跳个什么呢?
甲:随便吧。
丙:那好。我跳个“在北京的金山上”怎么样?
甲:跳这个有点太小儿科了吧?你会跳“在北京的金山上”,我还会跳“我爱北京天安门”哩。
这时一直笑盈盈的站在一旁的农民乙建议道:那就跳一个新疆舞你叔看看。
丙微笑着问甲:行不?
甲笑着:这还差不多。
丙:婶子,U盘给您,麻烦您放音乐。
乙接过U盘,先是伸到甲面前对甲道: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U盘,是专门用来放跳舞的音乐的,
甲:(接过U盘很是疑惑地)这么个小东西能放音乐?
乙:(很是得意地)谁不知道它能放音乐,土老猫。
甲:家里买音响了?
丙此时插言道:婶在家不仅买了音响,还买了沙发、彩电、冰霜哩,你还没看到吧?
乙:(接过丙的话头)本想是再装台空调的,看你不在家,所以就没装。现在你回来了,过几天我们再把空调也装上,我们也像城里人一样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
甲:(很是感慨地)在外这几年,天天忙挣钱,真是没想到,家里大改变。说完把U盘递还给乙
乙:(不失时机地)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甲自知理亏,忙岔开话头:别打岔,还是快跳吧。
乙先是望着甲得意地一笑,继之走向台后,把U盘插入音响中。
随着音乐的响起,丙抬起双臂、踮起双脚、勃子左右一扭一扭地跳起新疆舞来。
甲:(诡笑着对乙)你刚才不是说也学会了跳舞吗,一起来怎么样?
丙:婶子来,让叔见识见识。
乙:好的。(说完,和农民丙一块高兴地跳了起来)
甲一开始端着茶杯、摆着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看着,随着乙、丙二人舞蹈的继续进行,慢慢地,他的表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后来情不自禁地赞许地边看边点起头来。
乙、丙:(得意地)跳得咋样?
甲:还像那么回事。甲说完走到台前,颇有感触地:不看真是不知道,看了让人吓一跳。过去连屁都放不好的人,如今却能把舞跳得这么好。没想到,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乙、丙正跳着,门外又传来丁(林芝嫂)和众人的的声音。
丁:妹子,晚饭吃了没有,该走了吧。
乙停了下来,应答道:吃过了。随即又转身对甲:林芝嫂又约我跳舞来了
甲听了,再次突然 “噗”的一声,把喝进嘴里的水给全喷了出来。
丙见状,也不解地停了下来。
乙、丙(惊诧地、不约而同地):你(您)这是咋啦?
甲(极为惊诧地):你是说林芝嫂现在也跳舞?
乙:又不信是吧?
甲:太不可思议了。就她?一个远看像水桶、近看像冬瓜的人,她还跳舞?
乙(嗔怪地):她来了,别胡说。
丙也笑着插言道:林芝婶现在不是以前的样子了,现在变化大着哩。
甲:是嘛,那我倒要看看今天的林芝是个什么样子。
甲端着茶杯,一边苦笑着一边摆着头自言自语地:稀奇稀奇真稀奇,农村老嫂耍淘气。不在家里带孙子,却在舞场玩俏皮 。怪了,怪了,真**至恕
这时,林芝嫂带着一大帮人叽叽喳喳地快步走了进来。
丁:(见到甲,开玩笑道)哟,难怪今天妹子到这时还在家里的,原来是大兄弟回来了!
众人也都各自热情地寒暄着:…
甲未作应答,他像见到丙(小琴)时一样,又一次满脸狐疑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起丁来。
丁:咋啦,见到鬼了,这么一个劲地看我。
她的话引得满屋人一阵大笑。
甲:嗯,难怪刚才她们说你变了,还真是变了…
丁:变成啥样啦?免费让你看了半天,快说说观后感?
甲:变得苗条了,变得年轻了,变得俊俏了…
乙、丙(异口同声地)不是你刚才说的那样吧?
丁:他刚才说我什么坏话啦?
甲:真没想到才三年多,原来的一个大冬瓜变成了一条细黄瓜。真是奇!奇!奇!(话头一转)听说你现在也跳舞?
丁:(骄傲地得意地)跳哇,不谦虚地说,跳得还不赖哩!我这身段很多人说就是跳出来的。
甲笑着调侃道:别人说你长得白净,你说自己还没洗脸,现在脸皮咋的也变得这么厚哇?
丁:(甚是得意地)本来嘛。
甲:五十多岁了,家里油盐酱醋就够你操心的了,还哪来心事跳舞?再说跳舞是年轻人的事,你一个老太婆,跳舞不怕人笑话?
丁:大兄弟,你不知道吧,这几年来,我们农民不仅衣食无忧,差不多家家都电器化了,现在还有了医保、有了低保,生活更是有了保障,我们不再为油盐酱醋发愁了…
丁滔滔不绝地说着,甲频频的点着头。
丁继续说道:哦,妹子可能还没告诉你吧?现在不仅像我这样五十多岁的老嫂子跳舞,我老公、还有你那快七十的老岳母也跳…
丁的话才说到这里,甲又一次突然“噗”的一声,把喝进嘴的水给全喷了出来。
甲:你是说我老哥和我老岳母他们现在也跳舞?
丁:是呀,觉得怪是吧?
甲:(一脸苦笑地) 我的爹呀我的娘, 如今农民也抓狂。古稀农妇进舞场,过去想都不敢想。有意思,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丁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希望的不仅是一日三餐饱饭,不仅是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还追求…
丁的话刚说到这里,甲突然“噗”的一声,又一次把喝进嘴里的水给全喷了出来。同时还捧腹大笑了起来。
甲的表现让丁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众人也疑惑地面面相观。
丁:咋啦,我哪儿说错了?。
甲大笑了一阵之后,一边擦着笑出的泪水,一边调侃道:追求?你一个黄脸老太婆,五十多岁了还有追求…?
丁(恍然大悟地):啊,原来你是笑这个呀。咋啦,五十多岁了就不追求啦?告诉你吧,农村现在富裕了,咱们农民不仅要追求好的物质生活,还要追求高的精神生活。
甲:这么说你该不会再找个年轻的老公吧?
丁:那可说不准。
甲、    丁二人的调侃引得满屋人又一次哄堂大笑。
甲这时走到台前,向着观众,很有感触地:出外打工才几年,村换旧貌人换颜。过去只是求温饱,现在还讲精气神。奇了,奇了,真是奇了。
甲继续调侃道:那你的舞追求得咋样了?能不能露一手我看看?
丁:(很自信地)好哇,没问题。
(丁说完,就准备开始跳起来。)
甲:(戏谑地)等等,要不要我先把家里的猪崽关好,省得让你给轰出来了。
甲的调侃引得满屋人再次哄堂大笑。
丁:你这样瞧不起嫂子呀?那好,我跳了你就知道猪崽该关不该关了。
乙、丙这时插言道:嫂子(婶子)的舞跳得好着哩。
甲:(挑逗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怎么样,露一手?
丁:这样吧,我提议,大家一起来,让他开开眼,看他还小瞧咱不?
众人附和道:好。好。
甲看了看大伙,又一次满脸狐疑地:你们都是去跳舞的,你们也都会跳?
乙:这几年里,大伙不仅都学会了跳舞,还学会了好多种舞,不仅会跳中国舞,还会跳像印度舞这样的外国舞哩。,
甲:哦——?真的?
丁:要不让大伙随便跳一个,看她们是不是会跳?
甲:好哇,愿见识见识。
丁:(面向大伙)那咱们先跳个《小苹果》吧,怎么样?
众人:好。
随着《小苹果》悠扬舞曲的响起,大伙熟练的欢快地舞动了起来。
(说明:此处安排什么舞蹈、安排多少人、跳多长时间可根据给定的演出时间长短及氛围需要进行任意调整)
大伙尽情地跳着,甲目不转睛地看着。
甲(再次走向台前、向着观众由衷地):过去农民泥里滚,如今农民舞翩翩。今天不是亲眼见,打死我也不会信。服了,服了,真是服了。
这时丁舞到甲的面前,笑着问甲道:哎,看了有什么感想呀?
甲笑答:好,好,不错,真不错。
甲接着回转身,又一次向着观众由衷地:
农民时兴把舞跳,全靠党的好领导,相信再过八九年,城乡风光一样好。
这时,广播里传来村广播站的通知:练舞的同志们请注意了,练舞的同志们请注意了,电视台明晚来村摄像,请你们速速到场抓紧练习,请…
众人停了下来,一起喊道:走罗!
众人一哄而下.
农民乙:你先歇着,我也去了。
农民甲:我也去看看。
农民乙:你大老远的回来,一定很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练完我马上就回来。
农民甲:(调侃地)没事,我正想见识见识哩。
农民乙:(迟疑片刻后)那好吧,我们走。
农民甲:走。
农民乙挽起农民甲的手臂,一同高兴地边向观众挥手致意边走下舞台。

二O一三年八月
[ 此帖被龙双全在2018-12-21 10:59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8-12-21 10:3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原创歌词基地论坛 - 最大的原创歌词社区 » 原创文学

Total 0.069282(s) query 3, Time now is:06-26 23:0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