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歌词专题 -> 诗话词论

试作

  [ www.gecicn.com | 作者: 歌词网 | 时间:2009-11-04 13:42:46 | 授权状态:C 级授权 | 浏览:1899次 ]



  以上讲诗,讲词,各个方面,唠唠叨叨,说了不少。书的题目里有“写”字,对写的要求而言,那些唠唠叨叨,也许应该算作陪衬吧?陪衬也不可少,因为写之前要有准备;没有准备,心中手下空空如也,就无法下笔。但准备总是为写服务的,所以要转为重点谈写。显然,这将很难。原因很多。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即理好说,难于化为实践,一也。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即说到点子上不易,二也。第三尤其致命,是自己所知甚少,架上无货,开门营业,自然难免捉襟见肘。但谈是还要谈下去的,不得已,只好损之又损,以自己的经验(包括见闻)为根据,说说读了不少之后,想写,应该注意或宜于知道的一些事项。本篇是开头,先泛泛说;由下篇起分为几个重点说。
  作诗,作词,与吃饭喝水不一样,不是人人所必需;从另一面说,是愿者上钩的事。由非人人所必需方面看,它可有可无;但是由愿者上钩方面看,它又像是非有不可。有些青少年省吃俭用,掏空钱袋,换什么诗、什么词鉴赏辞典,可以说明这种情况。人是多样的,人生是复杂的,有早起入市,为一文钱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也有躲开朝市,为一字不稳,捻断髭须的。所以无妨说,诗,词,作诗,作词,也是所必需,与饮食的分别只是,那是人人,这不是人人。不是人人,原因有来自文化程度的,因为写,最低总要识字,而过去,也许可以包括现在,有不少人是不识字或略识之的。还有来自天命之谓性的,以《红楼梦》的人物为例,香菱热心学诗,薛蟠不学,想来是这位呆霸王并没有需要以诗词来表达的情意。这就可以说明,试作,除了需要熟悉文字,可不在话下之外,一个首要的条件是,必须有诗词常写的那样的情意,或者请陶公渊明来帮助说明,是采菊饮酒之后,还有“猛志固常在”的忙情和“愿在衣而为领”的闲情。
  这样的忙情和闲情,如果涓滴也算,也许呆霸王薛蟠之流也会有吧?但涓滴难于变成诗词,所以有忙情和闲情,还要程度相当浓。浓就容易,或说必致,化为一种力,急于想表现出来的力。有人称这为创作yu,这里无妨卑之无甚高论,只说是,有了这类情意,还有兴致(或忍不住要)用平平仄仄平的形式,把情意表达出来。
  据我所知,有这样兴致的人并不很少。当然都是喜欢读诗读词的。熟了,或相当熟,偶尔自己也登上什么城,什么台,或花前携手,月下独斟,心情难免有些动荡或飘飘然,于是心中叨念,真想写一首诗或一首词,把这片时的观感记下来。有的人谦退,不敢想效颦的事,却顺口吟诵一些成句,如“日暮乡关何处是”,“千里共婵娟”之类,这是既在江边站,就有望海心,也应该归入有兴致写的一类。可是真就拿起笔写的人,至少就现时说,并不多。原因想当不只一种。这里只想说一种、是“怕”。所怕也不只一种,如,那是李白、杜甫,晏殊、秦观一流人干的,小子何知?当然不敢问津;诗词都有格律,押韵,平仄,等等,太难了,不敢碰;弄不好,出丑,何必;等等。这怕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没有道理的是对付的态度,应该知难而不退,却退了。不退有不退的道理。其一,任何技艺都是慢慢学、逐渐锻炼的,李白、杜甫等也不是生下来就会作诗,他们能学会,我们为什么不能学会?其二,造诣容许有高低之差,如果我们学,所得不能高,安于低也未尝不可。我想,对应这类情况,最好还是把法国哲学家柏格森的话当作指针,他说:“你想知道你能走不能走,就是走。”
  只**睦撸诳章郏豢章畚幢啬芄唤饩鍪导饰侍狻J导饰侍猓蛩刀悴豢睦眩懊嬉辉偎倒桥甯衤伞U饪梢苑肿髁礁龇矫妫阂环矫媸前才牌截谱趾驮献值募茏樱绕涫谴剩魇礁餮延诩亲。涣硪环矫媸且桓龈龅プ郑啵延诒姹鹉骋桓鍪瞧缴骋桓鍪秦粕褪鞘煜て胀ɑ坝镆簦膊荒芡耆云胀ɑ坝镆粑肌<堑们懊嬉菜倒魇剩竽延辛街郑皇且幸擞谌胧誓茄那橐猓且醒∮檬实贝示湟员泶锬侵智橐獾哪芰ΑS胝獯竽严啾龋甯衤墒切∧选4蟾攀且蛭竽讶缪淘疲抖@猓∧讶缫侣模咛澹负跛泻澳训模岸际歉衤伞D蔷椭凰蹈衤傻哪选N乙恢比衔抡夥矫娴哪眩从墒侨鲜恫磺寮永痢@烈残砀荆蛭鲜恫磺迨抢从诓辉刚樱部梢运凳抢痢@恋亩悦媸恰扒凇保荒芮谠蛘夥矫娴睦芽梢院芸煅滔粕ⅰU饫止鄣南敕ǹ梢哉业礁鑫韧椎母荩乔谀苌笆臁薄>鸵愿衤晌曝破狡截疲Ω媒悠狡截曝破剑魏稳硕贾溃且换厣⒘交厥斓氖拢ù实鞫啾洌梢远源势祝褪遣荒芰交厥煲膊灰簦煌艘徊剿担交鼗共荒苁欤薹寥亍⑺幕兀炼嗍亍嘶兀苊挥形侍饬税桑空庋们谡馕**来治,不要说整整齐齐的律诗,就是各式各样的《金缕曲》、《兰陵王》之类,成诵又有何难?**诟鞲龅プ值氖羝绞糌疲们诘陌旆ň透菀捉饩觥1热缧匆皇灼呗桑胙菏徽嬖希献钟昧诵隆⒔颉⒋骸⒕⑿奈甯觯话盐眨涂梢云蛟谇冢檬匣蚓勺质槔炊裕徊椋篮罅礁龃砹耍鞘脑希氖鞘衷希螅隽硕ぷ樱勒找换厣⒘交厥斓脑颍辜遣蛔÷穑坑直热缧酥乱焕矗榛欢晨谥吡艘痪洹跋赣昵弥褚丁保恢榔截贫圆欢裕灿Ω闷蛟谇冢徊椋乐窬墒侨肷郑饫锏逼缴钟茫砹耍笠淮危辜遣蛔÷穑克运担谀苌欤率遣槐匾摹
  勤生熟,生只能慢慢生,所以不怕的同时,又不当求速成。《红楼梦》写香菱学诗,进步相当快,这是小说,适应读者的趣味和耐心,不好拖拖拉拉;移到现实,至少就常人说,就不能这样快。原因之一是,提高要以由读和思来的逐渐积累为资本,这时间越长越好。原因之二是,写也是一种技艺,适用熟能生巧的原则,要多写才能够得进益,多就不能时间短。这意思还可以由两个方面说得更深一些。一方面是就“成”的性质说,成有程度之差,即以名家而论,一般是晚年作品超过早年作品,所以所谓成是没有止境的,就不应该求速战速决。另一方面是就求成的态度说,因为是“余事作诗人”,至少是为知足常乐着想,宜于把成不成看作无所谓,或换个说法,成,步武李杜、秦黄固然好,不成,还是与常人同群,也仍然是适得其所。以上是就人说。就作品说,少到一首半首也是这样,梦中得“池塘生春草”之句,天衣无缝,妙手偶得,是可能的;但终归不可多得,通常是,勉强成句,自己也觉得不怎么样,或当时觉得还可以,过些时候再看,有缺点,或灵机又一动,小变甚至大变(如王荆公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变还不只一次),居然化铁为金,显然,这就需要时间,也就难于速成。
  慢慢来,先后还应该有个安排。这人人都知道,应该由易到难。诗词各体的难易,前面提到过。一般说是篇幅长的较难,所以试作诗,宜于先绝句,后律诗,先五言,后七言;试作词,宜于先小令,后慢词。但这难易是就成篇说,如果不只成篇而且求好,那难易的关系就会变为错综。五绝简短而求内容充实、余韵不尽,也许比律诗更难,这意思前面也提到过。这里是就试作说,姑且满足于成篇,那就还是先篇幅短的后篇幅长的为好。这短还包括,至少是间或,不成篇。古人用奚囊装零碎得句,以待拼凑,拼凑之前即安于不成篇。名家如谢灵运之“池塘生春草”,杜甫之“江天漠漠鸟双去”,想来都是灵机一动,仅得此不成篇的一点点,以后用力补缀,找来“园柳变鸣禽”,“风雨时时龙一吟”,不免有上下床之别,可见不成篇也同样应该珍视。作律诗,有时先上心头的是中间的一联,很多人有这样的经验,这是由不成篇起,后来才成篇的。专说成篇的,安排先后,也无妨以主观感觉为尺度,即自己觉得哪一体容易,就先从哪一体下手。但作诗作词,终归与登梯上房不一样,不能越级而过。比如作了几次五绝,也无**沧磐菲ぃ雠銎呗伞U庋郊抖膊晃藓么Γ腔赝吩僮魑寰突岣械角嵋仔W鞔室彩钦庋×钐盍思甘祝参薹潦允浴睹愣贰ⅰ赌钆俊分唷S郑氏啾龋式夏眩衤筛丛邮切∧眩谢洹⒆鹎暗亩谴竽眩灰蛭眩砸擞诤笫允裕曰挂嘧⒁猓郧蟪善螅装簿邮恐骺醇患ノ白志洳惠葜薄
  还得说个更大更广泛的难,是有了无形无声的情意,用什么样的有形有声的词句表达出来。就理说,像是不能说,哪类词句不可以。可是传统的力量也不可忽视,我们读的大量的诗词,所用语言分明有自己的特性。这特性,后面还要谈到,这里姑且承认它有必要,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不能不进一步承认,想表达诗词那样的情意,就必须,至少是最好,也能够使用诗词那样的语言。那样的语言,与我们日常用的大不同,与所读的无韵的文言也有不小的差别。这就必致带来困难,是,有情意,如果不熟悉那样的语言,就会写不出来。初学,试作,怎么办?一个办法是“学舌”,即借用,或说拆用古人的。这办法,如果韩文公有知,一定大不以为然,因为他主张“唯陈言之务去”。其实,他这句话还需要分析。即以韩文公而言,所去陈言也只是中间的,**诹蕉耍蔷突故且坏悴恍孪实某卵浴U饬蕉耍〉囊环绞潜染湫〉拇剩踔烈徊糠钟铮比欢际抢蠹夜玫模淮蟮囊环绞嵌巍⑵硐值囊猓颐嵌贾溃橇餍杏谑烂娴氖ハ椭溃彩抢系粞赖某卵浴G也凰狄猓凰当硪獾挠镅裕Ω盟担持炙捣ㄋ悴凰愠卵裕丶谟冢杂诓鸶模ㄆ创粘尚碌模颐窃趺纯矗欢杂谕ㄓ茫颐窃趺纯础H粘S糜铮段螅缓盟担换故亲ㄋ凳省!鞍倌晔朗虏皇ぃǘ疗缴┍薄ⅰ敖裣菩押未Γ俊保绻鸪伞鞍倌辍薄ⅰ笆朗隆薄ⅰ安皇け薄ⅰ敖裣薄ⅰ熬菩选薄ⅰ昂未Α保蛭ㄓ茫投汲晌卵浴W魇值那擅睿谟谒ɑ蛩┠懿鹉芨摹2鸶挠谐潭戎睢!八萦未又鹪谒醒搿保搿拜肴换厥祝侨巳丛冢苹鹄簧捍Α币饩诚嗬啵绻梢运阕鞑鸶模谴蟛鸶摹N尴薜氖拭洌淙坏土艘坏龋灰皇浅部梢运阕鞔蟛鸶摹3潭仍俚停缋畎椎摹盎湟缓啤庇敫呤实摹按餐芬缓啤保绻心7碌墓叵担椭荒芩阈〔鸶摹;褂懈偷模缤蹙9渫跫摹澳衩礁摹蔽耙荒癫幻礁摹保憬鸪商筒蛔阄盗恕J宰魇剩宜档目梢匝啵复罅康拇蟛鸶暮托×康男〔鸶摹>偈道担枚潦奔且渲写⒋娴哪切鸶奈鞍倌旯薄ⅰ盎厥撞皇け保ù蟛鸶模梢裕徊鸶奈敖裣饫潞未Α薄ⅰ拔裟昃菩押未Α保ㄐ〔鸶模部梢浴?际宰鳎茄埃嵌土叮蛑钇淞冢淙徊辉趺垂诿幔灰兄诮妫兄诔晒Γù蟛鸶亩芮∪缙浞值乇泶锴橐猓弊魍ǖ蓝豢醋髂康模怯欣藓Φ摹
  但成功终归不是很容易的事,所以为了少出差错,还要谨慎。据我所知,有的人试作,常常有侥幸心理,成了篇,念念,觉得颇不坏,就以为不会有问题。其实,初学,格律不熟,如果不细心对证,碰巧一点不错的可能是几乎没有的。所以上策还是细心对证。这好处有近的,是本篇不错;有远的,是发现某处错了,经一事长一智,同样的情况下次就可以不再错。
  成篇之后,可以不可以请教别人?当然可以,如果所请教的人自己通,并有诲人不倦的美德,请教,常常会比自己捉摸来得快,见得深。当然,人各有见,至少是有时候,自己也要有主见,不可随风倒。
  最后总的说说,读,欣赏,最好能够进一步,也作。作,要始于勇,不怕难;继以勤,锲而不舍;终于稳,斟酌,修改,不急于求成。

 

责任编辑:歌词网

编后语:  以上讲诗,讲词,各个方面,唠唠叨叨,说了不少。书的题目里有“写”字,对写的要求而言,那些唠唠叨叨,也许应该算作陪衬吧?陪衬也不可少,因为写之前要有准备;没有准备,心中手下空空如也,就无法下笔。..




75
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








论坛新文

论坛热文

作者声明

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登录后可评论,请勿发表恶意语言)

    称  呼:
    内  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站内搜索


关 键 字: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行天